攻陷叶修特别行动组-112-叶乐线-83

这篇终于甜了!!!!甜了!!!!!我想裸奔!!!!!!

evergreen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六十七章

       刺目的白光透过眼帘照射进来,张佳乐下意识地抬起一只手,遮住了头顶的灯光。

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他费力地睁开眼睛,眼皮沉重得像是灌了铅,眼前的景物摇晃了数次终于定格,出现在视野里的是林敬言又惊又喜的脸。

    “老林……?”张佳乐说了两个字,只觉得喉咙也痛眼睛也痛全身都痛,倒像是刚从弹坑里被抬出来,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?”林敬言无语,“我还想问你呢!方士谦把你送回来的,说你麻药过敏,手术没开始就终止了。问他怎么回事,他扔下俩字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字?”

    “涉密。”林敬言上下打量着他,好像要仔细看看他有没有少几个零件,“你到底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思绪混乱无比,脑子活像是被人搅烂的浆糊,一时间他居然什么都想不起来。努力回忆了很久,他终于理出了一点头绪,可记忆却在躺上手术台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他所能记得的,就只是方士谦让他“留遗言”,再往后的记忆消失得干干净净,仿佛被谁给干净利落地剪断了。

    “方士谦手里有你的授权书和免责声明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为什么要签那些文件?”林敬言还在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思考了一会儿,愈发觉得头痛欲裂,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。纠结了半天,他只好用同样的理由打发了林敬言:“这个……涉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林敬言没生气,反而哑然失笑:“你就作死吧!叶修说你肯定是跑去给方士谦当实验品了,我估计他说得也没错。问题是方士谦那里一般人能去么?你给他卖了还得帮他数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我的确被他卖了,也帮着数钱了……张佳乐心虚地想。然而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……
   “叶修来过了?”

   “来看过你一次,你还没醒。”

   “靠!你为什么不叫我!”张佳乐急了,差点从床上跳起来。结果才抬了抬头,后脑就一阵尖锐的剧痛,他只得又无力地跌落回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“我也想叫你啊!问题是你那时候还昏迷着,能叫醒么?”林敬言更无语了。

   “他走了多久了?”张佳乐强忍着头痛,在心里盘算能不能追得上。

   “三天了。他前线也走不开,来看了看你就走了。”

   “三天?”张佳乐大吃了一惊,“我昏迷多久了?”

   “一周了。”林敬言颇感慨地说,“刚开始我们还挺担心,结果方士谦说没事,你有前科,上次自爆也在百花躺了小半个月。张新杰不相信他,让军区医院从里到外给你查了个遍,结果除了有点感冒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一想到自己将来要面对张新杰的说教和韩文清的暴怒,张佳乐就觉得,自己还是昏迷着比较好。

  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,”林敬言突然笑容满面地说,“就在前天,联盟终于在停战协议上签字了。十天之后的午夜,双方正式停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乍一听到他的话,张佳乐整个人都懵了,呆呆地盯着他的脸,像是听不懂话的意思。林敬言笑了笑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有点傻了是吧?正常的,刚知道的时候都是这样。不管怎么说,高兴点!战争就要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却仍然傻愣愣地看着他,屏息了很久,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林敬言笑着点头,“好了,我走了,部队还有事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张佳乐一掀被子就像跳起来,“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好好躺着吧,”林敬言摇着头说,“你知道叶修和张新杰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,在停战之前,除非能确认你别惹祸,否则最好把你看牢点。”林敬言狡黠地一笑,“你要是再搞出点什么小动作来……估计老韩要关你的禁闭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”走到门口时,林敬言突然回头说道,“周泽楷也来看过你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泽楷?”张佳乐有点惊讶,他和这位杰出的后辈并没什么交情,“他来干什么?他怎么知道我住院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林敬言想了想,“他让我告诉你,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佳乐一头雾水。周泽楷的难以交流时出了名的,不但少言寡语,偶尔蹦出的几个字也都语焉不详,“什么事情要保密?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林敬言冲他挥了挥手,“我走啦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说完他就关上门离开了,张佳乐躺在床上,任由闻讯而来的医生给他上上下下地检查。不知是不是刚醒的关系,他依然头痛得厉害,一时间太多的信息量充斥在脑海里,他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死机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那台手术中止了?为什么?可以确定的是,自己绝对没有麻醉药物过敏史,没道理这次突然开始过敏了。手术中间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叶修来过了?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?对于自己冒失的行为,他会感到生气么?

        战争真的要结束了么?就在十天后?十天以后……联盟就将迎来久违的和平么?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住院的?他来干什么?又要自己对什么保密?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后脑像是被插了一根针,是不是地便要搅动一下,张佳乐硬撑了一会儿,最终在药物的作用下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在入睡前,他隐约觉得自己忘了一件事,一件非常重要的事……可思绪不待捕捉就像流云般散去了,他带着种异样的亢奋和激动,再次陷入了深沉的睡眠。

       在梦中,他看见了海上的日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再次醒来,已经是十二小时以后的事了。睡了这么久,头痛较之前已经明显减弱,还隐约伴有点神清气爽的感觉。他下床活动了一下,自觉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,奈何韩文清已经下了命令,让他至少再住院三天。

       百无聊赖地在病区里转了一圈,张佳乐满怀心事地回到病房,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发呆。要思考的事太多,反而觉得无从下手,他心里茫茫然一片,不知怎的,却又感到有一种奇异的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战争就要结束了……或许别人的生活将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可是他的生活却未必如此。实验失败,他还是失感,叶修也还身处在危险中……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,什么都没有改变,可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想起这件事来,从前那种沉重而绝望的感觉却减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总会好起来的,总会有办法的……张佳乐莫名地就这样相信着,连自己都奇怪这毫无来由的乐观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一想到叶修,他的心里就不能平静了,在混杂着忐忑、激动和思念的冲动了,他又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路过病房里的书桌时,他的目光扫到桌上有一个黑色的笔记本。拿起来翻了几页,他认出这是林敬言随身携带的东西,大概是上次落在了他这。随手又翻了两下,一张叠得很整齐的纸从里面掉了出来,张佳乐也没多想,捡起来便把它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和预想的不同,这并不是林敬言随手加进去的战报或作战资料,而是一封私人的信件。张佳乐心里觉得有点不好,可此时他已经把信的头几行都看完了,也就干脆一口气读了下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信的内容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尊敬的中尉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虽然你说没有必要进行下一次见面了,但我还是决定写这封信给

       你。你说得没错,我们才刚刚认识,彼此完全不了解,但我并非对你一

       无所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和你相识的时间非常短暂,但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。上一次

       你拒绝了我,理由是战争还在继续,未来充满不确定性,我们没有权利

       对另一个人做出承诺。或许是这样的,或许明天我们都可能死在战场

       上,但我想了很久,觉得这并不是我逃避自己感情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无法确定明天会怎样,但至少在这一刻,我非常真挚地爱着你,

        并且愿意为这份感情而付出一切。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时光,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我希望能和你一起度过,这就是我想要对你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林敬言

 

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看完了这封信,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偷看了林敬言写给别人的情书。

       这封信连信纸都发黄了,似乎是常常被人拿出来翻开,边缘都磨损得厉害。结合种种迹象来看,这封信的收信人无疑是方锐,但打死张佳乐他都无法想象,林敬言居然会对着那货说出这么深情款款的话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他觉得自己有点想吐,连鸡皮疙瘩起来了一层。这封信大概就是个永远的黑历史,张佳乐想不出到底该是收信的方锐更耻一点,还是写信的林敬言更耻一点?

 

       就在他惊愕不已地琢磨着羞耻度的时候,与其说是看到,不如说是突然感到了有人正怒视着自己。张佳乐猛地抬起头,就看见林敬言站在门口,那熊熊的怒火就快把整个房间给烧着了。

 

评论
热度 ( 563 )

© 池池 | Powered by LOFTER